相关图书

高校共青团思想引领论纲
作者:刘佳;
出版时间:2016-06-01
-查看

天命
作者:程亚文 王义桅
出版时间:2016-01-01
-查看

海权论
作者:阿尔弗雷德·塞...
出版时间:2016-01-01
-查看

参政议政实务集
作者:刘本旺
出版时间:2015-11-01
-查看

浏览记录 ···

分享到:

西方的没落

  • 作 者:斯宾格勒
  • I S B N:978-7-80256-666-8
  • 出版时间:2016-07-01
  • 版  次:B1Y1
  • 开本:16开
  • 装  帧:平装
  • 图书页数:
  • 字  数:604.000
  • 库  存:-
  • 纸质书价格:-

图书详情

内容简介:

在《西方的没落》中,斯宾勒把世界历史分成八个完全发展的时期,细致考察各个时期的不同现象,揭示其共同具有的产生、发展、衰亡及毁灭的过程。斯宾勒对文化的研究方法进行了革新,他对每一种文化的现象采取“观相式”的直觉把握,以某些基本象征来揭示这种文化的全貌,他称之为“文化的形态学”。《西方的没落》的主要目的不是复述已经过去的历史事件,而是要掌握事实的真相,以便更好地应对将来。本书也被称为一部未来之书,斯宾勒被称为西方历史的先知。


作者简介:

斯宾勒:德国历史哲学家、文化史学家及反民主政治作家。1880年出生于一个邮政官员的家庭,先后曾就读于哈雷、慕黑、柏林等大学,最后获得博士学位。著作:《西方的没落》、《决定时刻:德国与世界历史的演变》等。齐世荣:1926年生,1949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历史系,曾任北京师范学院讲师、教授、历史系主任、首都师范大学校长,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二届学科评议组成员,专于世界现代史和现代国际关系史。


前言概述:

德意志中心论是比较文化形态学的比较结果——评斯宾勒著:《西方的没落》*斯宾勒(1880年—1936年),德国历史哲学家。他年轻时代曾就读于哈雷、慕黑、柏林等大学,毕业后任教中学。代表作是《西方的没落》。据他自称,这部书构思于1914年以前,到1917年春天重新加工整理,在某些细节上予以增补和修饰。第1卷于1918年出版,第2卷于1922年出版。在第2卷中,已经涉及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德国的一些问题,因此我们可以把《西方的没落》一书看做基本上反映斯宾勒在1917年以前的思想,但也部分地反映他在战后初期的思想著作。他的其他著作有《普鲁士精神与社会主义》(1920年)、《人和技术》(1931年)、《决定的时刻》(1934年)等。斯宾勒在《西方的没落》的“导言”中,说他写作这本书的目的是:“这本书是第一次的大胆尝试,想去预断历史,想去研究一种文化宿命中的迄未被人经历过的各个阶段,特别是关于那在我们这一时代和我们这一星球上唯一正处于完成状态的文化,即西欧美洲文化的各个阶段。”①但是斯宾勒并未单纯就这个主题予以论述,而是把它包裹在一个哲学体系中,并大言不惭地说,他是在撰写一个“我们当代的唯一哲学”。②斯宾勒的这种做法,并非自他作始,德国人一向有“创造体系”风气。恩斯说:“我们德国人有一种非常严肃的,*中译本由齐世荣等6人译出,商务印书馆1963年1月第1版,1993年7月第3次印刷。中译本只包括全书的第2卷和第1卷的“导言”以及作者第一版序言、作者修订版序言。
①中译本,上册,第13页。②中译本,上册,第33页。即彻底的深思精神或深思的彻底精神,随你怎么说都行。当我们每个人在阐述他从为是新学说的那种东西的时候,他首先要把它提炼为一个包罗万象的体系。他一定要证明,逻辑的主要原则和宇宙的基本规律之所以存在,历来就是为了最后引到这个新发现的绝妙理论上来。”①恩斯还指出,像杜林先生那样“创造体系”的人在德国并非个别现象,各式各样的“体系”如雨后春笋出现在德国,甚至大学生也要创造一个完整的“体系”。恩斯讽刺说:“这种高超的胡说是德国智力工业最具特色和最大量的产品。”②斯宾勒就是杜林之流的人物,他的“高超的胡说”也可看做“德国智力工业”的一种产品,甚至可以说是一种“名牌”产品。斯宾勒既然对他的哲学体系十分自负,下面就让我们首先看一看这个“当代的唯一哲学”究竟包含一些什么内容吧。斯宾勒把他的哲学体系叫做“比较文化形态学”。他认为全人类的历史是不存在的,只有各个文化的历史。研究世界历史,就是研究各个文化的历史。伟大的文化是根源于灵性的最深基础之上的,每一文化都有其基本的象征,表现于这个文化的各个方面。“每一种文化各有自己的观念,自己的情欲,自己的生活、愿望和感情,自己的死亡”,“在其本质的最深处,它们是各不相同,各有生存期限,各自独立的”。③他甚至认为,“没有单一的数学,而只有不同的数学。”印度数学思想、阿拉伯数学思想、古典数学思想、西方数学思想各不相同,与这每一种数学思想相对应的是一种数字类型。④而且,各个文化之间是互不了解的。“两种不同文化的人,各自存在于自己精神的孤寂中,被一条不可逾越的深渊隔开了。”⑤
①《马克思恩斯选集》,第3卷,中文第2版,第695页。②《马克思恩斯选集》,第3卷,第344—345页。③中译本,上册,第39页。④查理·弗兰西斯·爱金孙的英译本,第1卷,1926年版,第59、61页。⑤中译本,上册,第153页。斯宾勒认为,要研究由各个文化组成的世界历史,必须采用与过去截然不同的全新的研究方法,他称之为“文化形态学”的方法,即“把一种文化的各个部门的表现形式内在地联系起来的形态关系”①予以考察和理解。抓住这种形态关系以后,“即使平凡单调的政治事实也具有一种象征的、甚至形而上学的性质”。②于是,在他看来,“在微积分和路易十四时期的政治的朝代原则之间,在古典的城邦和欧几里得几何之间,在西方油画的空间透视和以铁路、电话、远距离武器制胜空间之间,在对位音乐和信用经济之间,原有深刻的一致关系”。③我们认为,世界上不同的文化各有自己的特征,确是事实。但斯宾勒所概括的各个文化的基本“象征”是没有物质基础的,是“先验”地存在的,不需要科学地说明,只需凭“本能”、“直觉”去理解。需要指出的是:既然斯宾勒认为各个文化之间是根本互不理解的,他自己又如何能理解西方文化以外的其它文化呢?斯宾勒还把文化看做一个有机体,都要历经前文化时期、文化时期和文明时期,即青春、生长、成熟、衰败等阶段,有如人的童年、青年、壮年与老年。文化是一个被他看做正在成长的、创造的、上升的阶段。文明则是各个文化的结束阶段。他是在一种贬抑的意义下使用文明这个概念的,它的含义是已成、僵化、结束、死亡等等。由于各个文化不论具有如何不同的特点,但都要遵循同样的规道,历经生长盛衰,最终走向死亡的归宿,因此只要两件事实在各自的文化的严一样(相关)的位置上发生,就是“同时代的”,就是可以比较的。④①中译本,上册,第18页。②中译本,上册,第19页。
③中译本,上册,第18页。④英译本,第1卷,第112页。例如海克索人统治埃及时期和19世纪的欧洲是“同时代”的,因为都处于他所说的“文明”的开始时期。他有时又称这种研究方法为“比较形态学”。总之,斯宾勒关于世界历史只是各个文化的历史,它们各具特质、互不了解得说法,实质上是否认世界历史的统一性,否认人类的统一发展,这一否认后来变成了法西斯种族主义的历史观的一个教条。卢卡奇正确指出:这种“历史‘形态’的唯我主义本质对于法西斯的种族主义说来是一个方法论上的范例。法西斯对待其他种族的那种野蛮的非人道态度的‘哲学’根据就是建立在这样一种唯我主义的种族结构上的:种族之间完全陌生、互相敌对、壁垒森严、互不沟通的情况恰恰就像斯宾勒的文化圈之间的关系一样。”①斯宾勒把文化看做有机体,都要经历生长盛衰,最终走向死亡的看法,则是否认人类历史的不断进步,但在这里他又埋下了一个伏笔,即世界上其他文化都已死亡,唯独西方文化尚有生命,关于这点我们在下面将加以论述。